專訪|搖籃手工婚紗 – 成為雋永影像裡,最耐看的細節

Share Button

搖籃手工婚紗 Cradle Wedding 新店落成。主理人 Rex & Wei 朝著心之所向又更邁進一步。

幸運的有機會到店裡試穿體驗,想將當天和煦午後的美麗時光紀錄成文,與你們分享。

Source:Kevin Yen Photography

 

空間

店址在路名也浪漫的楓樹西街,共有五層樓。

一樓以暖木質調包容,是煒思花藝 Wei’s Floral 的工作空間,移動式的中島,多插座的設計。

這裡是花藝間,也是日後各種課程交流分享的場域。

女主人 Wei 在造型工作時接觸了花藝,綁花時總會一邊觀察著花的姿態,一邊拿在手中,對著鏡子模擬新娘拿花的模樣,細細調整。

一束束恣意盛開的手綁捧花,陪著無數的新人紀錄愛情。

 

再往裡頭走,映入眼簾的是煒煒整體造型工作室 Wei’s Makeup 寬敞梳化間。

牆上燭台和歐式古典桌椅搭襯,一次可以讓兩對新人同時梳化。

桌距適當保留,能開心交談,也能享有內斂自在空間,左右兩側分別設置了椅子和茶几,已完成妝髮的另一半和同行朋友能在此休憩。

 

清新、自然、細膩,煒煒整體造型工作室 Wei’s Makeup 追求的不是整型級的驚人差異,

而是陪著新娘發現更美的自己。

Source:Amazing Grace 攝影美學

 

往上走,窗光灑進,室內通透明亮。這裡是搖籃手工婚紗 Cradle Wedding 的禮服間。

搖籃,Cradle,孕育著嶄新開始,代表著兩個獨立的個體,走進成為家人的旅程。

Cradle Mountain,塔斯馬尼亞的搖籃山,這裡停駐了男主人 Rex 寶愛的回憶,也是他得到靈感和啟發的地方。

粗麻繩捆著主人家們親手上山取材的木枝條,左右兩側懸掛百餘件禮服。

對禮服有許多想法的新人,可以先在社群、官網上做功課,當天與造型師一起討論、挑選婚紗。

反之,對禮服沒有太多具象概念的新娘,造型師則會依照你的身型和氣質,挑選婚紗。

 

我喜歡簡約,偏好飽和度低的淡雅色系,恰巧也就是搖籃手工婚紗  Cradle Wedding 想帶給大家的素雅美學。

因此,挑選禮服時,我並沒有太多擔心,全權交給 Wei 為我打理。

Wei 選了八件禮服讓我試穿。禮服們一起擺在推車上時,形成了好看的素雅光譜。

 

著重面料、剪裁、細節,沒有太多的馬甲、束帶、裙撐和魚骨。

無需憋著氣勒緊身子擠曲線,穿起來是合襯的,優雅的,舒服的。

 

No.467 攝影棚位於三樓。

擁有攝影師們喜歡的元素:素雅白牆,自然光透著純白窗紗,斑駁灰牆和古樸的老木牆。

這裏擺置了走訪世界的足跡,古舊的老木百葉窗來自南法,褪色的白漆見證了時光。

美國的鐵製老壁爐,鐵鏽喚起過往,想起團聚在爐火前的每段暖熱記憶。

 

微風徐徐吹,真絲裙擺飄逸。

風、陽光、大自然,一起記錄在畫面裡。

Source:Kevin Yen Photography

 

試穿

 

四五樓是試穿間,同時能接待兩組新人。以樓層區隔,在隱私上能夠得到更多尊重。

新娘有了獨立舒服的小小世界,能輕鬆而和緩的,感受禮服穿在自己身上的模樣。

Source:Kevin Yen Photography

 

落地採光,寬闊明亮。春尾的陽光溫柔,換上禮服看著鏡子裡的自己,心中燃起小小的興奮:

「好漂亮噢!」

 

上身的透紗設計和古典氛圍的蕾絲,是這件白紗的亮點。

蕾絲不是滿版的,而是運用恰好的留白,在手臂、腰間、胸口讓膚色透出,是主角卻不鋪張。

 

同樣是蕾絲白紗,但如同你所見,這件的氛圍與上件截然不同。從A字的順身版型變成了帶點魚尾感的合身設計。

華麗,不是只有拖尾長頭紗和大澎裙。各種不同的織法、不等形狀的蕾絲讓這件禮服更為精細,華麗中帶入典雅。

 

遠看是清透的裸粉色,近看會發現禮服的上身是帶點膚橘的蕾絲襯花,裙擺則由淡粉色的雪紡、灰粉色的紗交疊。

輕薄開衩,赤著腳踩著沙,舉手投足都很浪漫,適合作為拍攝婚紗照的禮服選擇。

 

柔軟簡約的順身版型,纖細的削尖設計搭配胸前、腰間、後背,不同程度、不同方向的抓皺摺痕,簡單中有細節,柔雅也能襯托身型。

穿上這件禮服時,大家都說是款「很像我」的禮服。

 

我想,理想的禮服就是這樣吧。即使是當新娘的這天,也是自由的、不違背自己個性的,成為自己定義裡美好的模樣。

 

訪談

 搖籃手工婚紗以前的店面,其實已經很完整了,為什麼會想搬遷新店呢?」

我們的初衷一直沒變,『分享自己喜歡的事物』。

所以,不論是花藝、妝髮風格、禮服,一直到新店面的規劃,都是我們延伸對『美』的想法,分享我們自己也喜愛的一切。

這些目標在剛開始時沒辦法一次到位,原本預計在舊店經營三年後搬遷,但謝謝客人們的信賴與支持,讓我們的目標很快的在一年多後就達成。

 

「『輕婚紗』這個詞,好像越來越常聽到。到底什麼是輕婚紗呢?」

輕婚紗的『輕』,有幾個不同的解釋層面。可能指的是禮服的設計更簡潔,少了華麗澎裙與長拖尾。也可能指的是包套內容單純,客人選擇多而自由。

對搖籃手工婚紗,輕婚紗是我們希望在禮服上,呈現給大家的簡單素雅之美。

 

「對 Wei 來說,原本一個人接造型工作。到後來成立品牌與團隊一起合作,再到現在除了造型師之外,更多了婚紗店、花藝間經營的角色。這樣的轉變帶給你什麼樣的影響呢?」

思考模式會不太一樣。

以前的任何決定,我只需要考慮自己。一起經營婚紗店後,店內的大小決策,我必須與 Rex 一同討論。

有了造型團隊後,我會開始留心大家的狀態和服務品質。也讓我思考到新娘造型師是一份勞神耗力的工作。

我們經常得凌晨出門梳化,背著重物工作,久站為客人化妝。未來多少會受到年紀、懷孕、養育子女等人生階段的限制。若作為獨立造型師,我們不像上班族能申請產假、育嬰津貼,這些風險得獨自承擔。

因此,發展成造型圖隊、煒思花藝和搖籃手工婚紗的經營,成為了我與團隊造型師未來人生規劃的多元選項。

各個品牌都保持了各自的獨立性,呈現我們在各個領域所喜歡的美感。我們也樂於跟不同的優秀婚禮人合作,一起打造更完整的婚禮服務。

漸漸的,自己的思維層面變的更廣,考慮的事情更周全、更客觀。

 

「Rex 在踏入婚禮業之前,做過不少工作,也有出色的成績,為什麼選擇成為婚禮人呢?」

雖然搬來台中的時間是倉促的,但成為婚禮人這件事,其實是許多機緣累積促成的。

在我跟 Wei 還是情侶的時候,就會以長遠的角度思考未來。當時我在桃園工作,Wei 則在台中擔任新娘造型師,累積了一定客群。當然,我可以請 Wei 搬來桃園,重新經營北部的新娘客群,但我希望尊重另一半,我希望她是快樂自在的,不用為了我有所犧牲,所以我們一直在探索『一起工作』的可能性。

幾年前我在澳洲唸書,當時參加了一場婚禮,徹底顛覆我對婚禮的想像。婚禮中,沒有制式的流程,沒有台灣婚禮固定的框架,只有快樂的吃飯、喝酒、跳舞。形式很少,情感很多。

這正是我所嚮往的,我希望能把這樣的想法帶進台灣的婚禮產業裡。再加上過往工作累積不少 Branding (品牌經營) 經驗,搖籃手工婚紗就在這樣的情境下誕生。

 

「婚禮籌備期很長,剛開始準備的新娘可能毫無頭緒,但又對搖籃手工婚紗很感興趣,你們會給予他們什麼樣的建議呢?」

推薦他們可以先到社群上看看,我們的社群 ( FB & IG ) 更新頻繁,官網上也透明的列出了服務項目和價位。初步了解後,便可以跟我們聯絡預約第一次的試穿體驗。

第一次的試穿可以選擇三件禮服,體驗整個服務流程。下定後,則全館均可試穿,不限件數。

每件婚紗穿在不同的人身上,都會有不同的呈現效果。第一次接觸婚紗的新娘,不妨別給自己太多限制,花一個舒心的午後,在這裡藉由試穿探索更多適合自己的款式,發現更多美的可能。

 

 

婚紗不是主角,新人才是。期望我們的禮服是你們雋永影像裡,最耐看的細節。

 

搖籃手工婚紗 Cradle Wedding

台中市南屯區楓樹西街467號

官網 / FB / IG

 

本次照片由 PEI Photography 拍攝,謝謝許佩。

 

上 / 下一篇文章

臉書留言

一般留言

發佈留言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

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。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